关于临摹

图片

讨论临摹,就要求我们能够独立思考,进而在学理上进行提炼。这里不妨从历史、技术、学术、个性、创作、实验、格局、综合几个方面来说一说关于临摹的话题。

历史

中国书法史就是一部书法临摹与创作的历史,这里我们简单梳理一下书法临摹的几个关键历史阶段。最初的书法学习是识字和书写同时进行的,老师书写的字书就是学生临学的范本,如《仓颉篇》《急就章》等。东汉末,鸿都门学的创立使书法教育从童蒙识字书写中分离,成为独立的书法教育,并有了一些课程体系,代表着书法的自觉与独立。到了唐国子监,专门培养书法人才的学校有了《石经》《字林》《说文》等大纲,进入到有序临摹学习的阶段。从临摹过程来看于今也无大的区别,古时临摹有记录、传承的功能,如《兰亭序》就是依摹写而传承至今,“二王”法帖都是后人的临摹本。纵观古今书法临摹大致有两条主线:一是“无我”,即深入临摹学习一家、一帖、一体,就像是挖井,深挖至井水涌出,打深、挖透;二是“有我”,也就是遍临诸家,学习者要有较强的综合能力,能以主观审美观照传统。第一种方法重在解决“入帖”问题,在当下书法评审机制背景下,显然更为可行。当然选择是关键,之前也曾说过选帖的问题,如选择一本有价值又较为小众的法帖,将其挖深、吃透,再融合其他,入展几率就会很高。艺术感较强的作者,则可选择后一种方法,对历代法帖进行广泛的学习临摹,但关键在于一开始便能有意识地进行综合、取舍。临古是在与古人对话,对历代法帖的大量临习就如以不同的方式与不同的古人进行对话,时间久了什么话就都可以说了。因此,临摹的目的之一便是能够具备驾驭一根线条的能力,这根线条是书法技巧的浓缩,线条质感还要符合当下的审美品格。

技术

书法临摹是技法活,书法技巧是有难度的,这个难度支撑着书法的专业性,技术是书法的基础也是根本,失去技术则流于江湖。技术包含笔法、字法、墨法、章法等元素,像笔法中起笔的方、圆、露、藏,运笔的侧锋、中锋,运笔的轨迹、方向、势态等;字法中的点画承接关系和矛盾处理等;墨法中墨色变化以及章法的和谐统一。在学习临摹中,要仔细读帖,客观表达,尽可能地减少损耗,力求还原本帖。技法决定作品是否专业,是业余和专业的根本区别和重要标志。

学术

取法,是大家集中关注的问题。很多人都会问到如何取法,是否需要换帖或换什么帖的问题。这就需要带着研究和学术的眼光去做出判断和选择,虽因人而异,但同样都要观照时代。全国展作为我们很好的参照系,虽不能左右学习过程,但有一定的参考价值,试将自己的书法置于全国展作品当中进行比较,从学术角度去思考自身定位,从而做出选择。学术需要眼光,更需要选择,因此,我们必须要研究书法本体的发展规律,结合书法史做出学术判断。

个性

临摹是个性化也是风格化的。历史上诸多书家在临写时参入个人笔意,或多或少都有。如王铎临“二王”法帖,并非将小字作简单放大,而是将自己的理解融入其中。八大所临《兰亭序》,就是用自己的笔法去临,等等。个体临写都有一定的损耗,不可能做到全部复制式临写,其中多少都会有自己的影子。书法学习过程中形成的个性相对成熟后,要有一段时间的固化和稳定,这样才有价值。我坚持临古,力求尽可能地接近原帖,但仍不可避免地会将自身的书写习惯带入其中。如我曾在中国美术馆个展中展出一幅《兰亭序》临摹作品,力求接近原貌,但细看还是有自己的一些特点。这种书写习惯并非强制性介入,而是自然而然地流露。不过,临古的前提还是要尽量去掉自己的一些书写习惯为好。在临古的过程中,要不断向古人靠拢,与古人对话,说多了才能知晓对方。

创作

临摹本身就是创作。蔡邕所言“沉密神采,如对至尊”,从态度层面上说,临摹跟创作一样,都要认真对待。临摹的根本目的就是为了创作,在临摹的过程中要不断添加,不断提炼,相互交叉、相互融合,最终到拿起笔就会写。个性化地临写也是创作,因为这一临习本身就是有个性的,也是与原帖相辅相成的。当然,个性要有出处、有来历,方能自信。无来历的个性化临写是乱写,是不可取的。

实验

书法临摹,是试错的过程,有其实验性。所临古帖,不一定都对自己的创作产生价值。起初带有目的性的临摹对象最终并不一定是个性体系中所需的,只有通过大量的、有针对性的对各种风格、多种书体进行临习,才能做出正确的判断。就我自身来说,如果没有早期对历代法帖进行的大范围的临习,也就不会有之后“做减法”的过程。多了才能减,前提是要全面、要多元。有了大量的积累,才能从量变到质变。因此,不断临习是实验性的过程,只有量的积累,才能找到对的方向。

格局

临摹是提炼并形成格局的过程。书法临摹的格局,就是人的格局。要将书法史传统与当代书法发展进行比较思考,把书法置于大艺术、大视野之下。书法是有品格的,俗雅由此而生。我认为只有自然地书写,才能把内心情感充分地表达出来,作品才能有格局。只有轻松、自然地去写,线条、结构等才能舒展,才能无障碍,才能活,这也是气格的体现。在书法临摹中,不仅要临“黑”,还要临“白”。线与线、字与字、行与行、篇与篇之间的气息通畅,作品才能自然、灵活、生动,也就是所谓的气韵生动。有些书法作品在技法上是没有问题的,但是气格不大,那就是死的;有些作品字法、笔法很调皮,墨法很生动,就很活,当然也要适度。

综合

综合便是融通。不仅是书体、风格之间的融通,更多的是个人素养与时代、与传统之间的融通。置身其中,要不断修炼自我,技法得以完善,创作理念得以升华,进而成为一个完整的、有价值的综合体。书法临摹是技法、理念、风格等运用的过程,最终要实现它们之间的融通。在临摹中,就要把墨法、虚实等融入其中,形成自己的书写习惯。只有在临摹学习中提炼自己的书写习惯,创作才能自然。如果创作不好,那就是还没有具备有价值的书写习惯,其根本还是在于临摹。

以上所述,是从宏观上对书法临摹相关问题的一些思考,临摹因人而异,故就临摹的细节问题并未涉及太多。大家要从学术的角度选择适合自己的临摹方法,不断地深入、深化,解决技法问题,综合书法临摹和创作的多种要素,形成有格局、有价值的书写习惯,以提升自己的书法创作水平。

王璐 5个月前
阅读 231 点赞 2
拉客宝营销利器

拉客宝营销利器